写在2011的最后一天

1
237

写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
这一年,我正式成为了一名教师。是这一年的新人身份,让我知道,5年余来学习得太少,理论与现实原来有着那么大的差距。特别是要让自身的课兼具母语教学与第二语言教学的特色,有着许多需要攻克的难点。只是,在教学之外,我更想为这一群乡野孩子提供更多的生活体验,为他们的生活绘几笔不同的色彩,也为他们亮一盏心灯。在2011年,我就已和同事一块办了个营,期待开发他们心中尚未被触及的部分。

写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
在这一年,断断续续的,到PLKN营去和营员做分享。我从未依据课程纲要,反而随兴的和他们聊聊。其中,我引领着他们以更为生活化的方式去对待佛法。我们甚至还讨论到了生死的部分。我没有提供很多,只是说及了生者安生,死者安息的概念。从他们的脸,我不知道他们能够体会些什么。但,我会记得,在最后一堂课,他们给我的那一个拥抱,还有那一句:"我有学到东西,谢谢你,老师。"

写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
今年,因为师范营将在北部的最北部进行,我驾着我的新玩具,把半岛绕了两圈。也许,有些人觉得我很傻。然而,在看到筹办过程中,我交给他们的一句"只要心中有愿,会有千手来护持"频频得到验证时,心中有着万分的感动。但,在营结束前的无尽灯环节,我说,很期待这一群营员,在感受到千手的力量时,也将化为千手,护持每一个需要护持的善缘。我始终都有种感觉,观世音之所以能够千处祈求千处应,就是因为世间有着善心愿意化作千手。你愿意化作千手吗?

写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
2011年,有许许多多的人离逝。他们或是能够撼动整个世界的巨人,或是默默无名的小人物。其中,感触甚大的是大伯的离逝。家人曾说:"貌似大伯离逝你都没感觉,反而乔布斯离去你说没mood。"其实不然,接到消息的时候,我正从关丹回去马兰途中,心内那份黯然是无法言述的。毕竟,小时嘴馋的我总爱粘着贪吃的大伯。在那一刻,我想起了他的那一个大肚腩。还有,要独自面对死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?这一个问题围绕了我很久,到最后变成了一个问号,"死神来了怎么办?"

写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
这一年,我貌似做了很多,又貌似啥也没做过。然,我没法否认的是,这一年即将结束。而凡俗似我之辈,就爱缅怀这一年的过去。姑且就以这篇文字,纪念即将成为历史的2011。

1 COMMENT

  1. 不可得兄,你的博客挺不错,想与你交换一下友链,我已做好链接等你,http://www.applefourth.com,如果你觉得我的网站也不错的话,希望能够交换一下友情链接,多谢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