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心说——李贽(明)

0
465

【目录】

  1. 作者简介
  2. 原文
  3. 译文
  4. 赏析
  5. 模拟问题与答案

【作者简介】

李贽像李贽(1527-1602),原名载贽,字宏甫,号卓吾,又号温陵居士百泉居士龙湖叟等,明嘉靖三十一年(1552)中举,三十五年选河南辉县教谕,后迁南京国子监博士,是明代杰出的思想家、文学家、史学家。李贽一生最大的官是万历五年(1577)任云南姚安知府。在那里,他顺民施教,抑强护弱,取俸禄修缮孔庙学宫,开办书院,建桥修城,三年离任时,襄中仅图书教卷,然士民遮道相送,车马不前。

李贽接触王守仁学说,是在嘉靖四十五年,又吸收佛学、老庄思想,猛烈抨击封建礼教和假道学;万历十五年(1587)移居麻城县(今湖北麻城市),再移居龙湖芝佛院,自称“流寓客子”,闭门下键10年,每日读书著述,不接俗客,而与公安县“三袁”(宗道宏道中道),意大利人、天主教邪稣会传教士利玛窦互有交往。他行为惊俗,谈吐新奇。卫道者由恐慌转而大打出手,驱他出境,又毁其墓塔。万历三十年(1662年),礼科给事张问达诬告“李贽蓍刻《藏书》《焚书》《卓吾大德》等书,流行海内,惑乱人心。”神宗皇帝以“敢倡乱道,惑世诬民”之罪缉李贽下狱,并将其书籍悉尽烧毁。

李贽在哲学社会学文学等领域均有建树。他推崇孔子,但也提出“不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”的战斗口号。他提倡文学创作以“童心”出发,表达真情,反对复古摹仿的形式主义,是中国小说戏剧评点的开创者之一。

万历三十年三月十五日,李贽自刎狱中,留下一偈:“壮士不忘在沟壑,烈士不忘丧其元。”其重要著作有《藏书》、《续藏书》、《楚书》、《续焚书》、《史纲评委》及批点《水浒传》《西厢记》《拜月亭》等。

【原文】

龙洞山人叙《西厢》,末语云:“知者勿谓我尚有童心可也。” 夫童心者,真心也;若以童心为不可,是以真心为不可也。夫童心者,绝假纯真,最初一念之本心也。若夫失却童心,便失却真心;失却真心,便失却真人。人而非真,全不复有初矣。

童子者,人之初也; 童心者,心之初也。夫心之初,曷可失也?然童心胡然而遽失也。盖方其始也,有闻见从耳目而入,而以为主于其内,而童心失。其长也,有道理从闻见而入,而以为主于其内,而童心失。其久也,道理闻见,日以益多,则所知所觉,日以益广,于是焉又知美名之可好也,而务欲以扬之,而童心失。知不美之名之可丑也,而务欲以掩之,而童心失。夫道理闻见,皆自多读书识义理而来也。古之圣人,曷尝不读书哉。然纵不读书,童心固自在也;纵多读书,亦以护此童心而使之勿失焉耳,非若学者反以多读书识理而反障之也。夫学者既以多读书识义理障其童心矣,圣人又何用多著书立言,以障学人为耶?童心既障,于是发而为言语,则言语不由衷;见而为政事,则政事无根柢;著而为文辞,则文辞不能达;非内含以章美也,非笃实生辉光也, 欲求一句有德之言,卒不可得,所以者何?以童心既障,而以从外入者闻见道理为之心也。

夫既以闻见道理为心矣,则所言者, 皆闻见道理之言,非童心自出之言也,言虽工,于我何与!岂非以假人言假言,而事假事,文假文乎!盖其人既假,则无所不假 矣。由是而以假言与假人言,则假人喜;以假事与假人道,则假人喜;以假文与假人谈,则假人喜;无所不假则无所不喜,满场是假,矮场阿辩也。虽有天下之至文,其湮灭于假人而不尽见于后世者,又岂少哉!何也?天下之至文,未有不出于童心焉者也。苟童心常存,则道理不行,闻见不立,无时不文,无人不文,无一样创制体格而非文者。诗何必古选,文何必先秦,降而为六朝,变而为近体,又变而为传奇,变而为院本,为杂剧,为《西厢曲》,为《水浒传》,为今之举子业大贤言圣人之道,皆古 今至文,不可得而时势先后 也,故吾因是有感于童心者之自文也,更说什么六经,更说什么《语》《孟》乎 !

夫六经《语》《孟》,非其史官过为褒崇之词,则其臣子极为赞美之语,又不然则其迂腐门徒、懵懂弟子,记忆师说,有头无尾,得后遗前, 随其所见,笔之于书,后学不察,便为出自圣人之口也,决定目之为经矣,孰知其大半非圣人之言乎! 纵出自圣人,要亦有为而 发,不过因病发药,随时处方,以救此一等懵懂弟子、迂腐门徒云耳。药医假病,方难定执,是岂可遽以为万世之论乎!然则六 经《语》《孟》,乃道学之口实,假人之渊薮也,断断乎其不可以语于童心之言明矣。呜呼!吾又安得真正大圣人之童心未曾失 者,而与之一言言哉!

【译文】

龙洞山农在为《西厢记》写的序文末尾说:“有识之士不以为我还有童心的话,就知足了。”童心,实质上是真心,如果认为不该有童心,就是以为不该有真心。所谓童心,其实是人在最初未受外界任何干扰时一颗毫无造作,绝对真诚的本心。如果失掉童心,便是失掉真心;失去真心,也就失去了做一个真人的资格。而人一旦不以真诚为本,就永远丧失了本来应该具备的完整的人格。

儿童,起人生的开始;童心,是心灵的水源。心灵的本源怎么可以遗失呢!那么,童心为什么会贸然失落呢?在人的启蒙时期,通过耳闻目睹会获得大量的感性知识,长大之后,又学到更多的理性知识,而这些后天得来的感性的闻见和理性的道理一经入主人的心灵之后,童心也就失落了。久而久之,做得的道理、闻见日益增多,所能感知、觉察的范围也日益扩大,从而又明白美名是好的,就千方百计地去发扬光大;知道恶名是丑的,便挖空心思地来遮盖掩饰,这样一来,童心也就不复存在了。人的闻见、道理,都是通过多读书,多明理才获得的。可是,古代的圣贤又何尝不是读书识理的人呢!关键在于,圣人们不读书时,童心自然存而不失,纵使多读书,他们也能守护童心,不使失落。绝不像那班书生,反会因为比旁人多读书识理而雍塞了自己的童心。既然书生会因为多读书识现而雍蔽童心,那么圣人又何必要热衷于著书立说以至于迷人心窍呢?童心一旦雍塞,说出话来,也是言不由衷;参与政事,也没有真诚的出发点;写成文章,也就无法明白畅达。其实,一个人如果不是胸怀美质而溢于言表,具有真才实学而自然流露的话,那么从他嘴里连一句有道德修养的真话也听不列。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童心已失,而后天得到的闻见道理却入主心灵的缘故。

既然以闻见道理为本心,那么说的话就成了闻见道理的翻版,而不是出自童心的由衷之言。哪怕他说得天花乱坠,跟我又有什么相干。这难道不是以假人说假话,办假事,写假文章吗?因为人一旦以虚假为本,一举一动也就无不虚假了,由此去对假人说假话,正是投其所好;跟假人讲假事,肯定信以为真;给假人谈假文章,必然赞赏备至。这可真是无处不假,便无所不喜呀!满天下全是虚假,俗人哪里还分辨得出真伪。即使是天下的绝妙文章,因被假人忽视埋没而后人无从得知的,不知有多少。原因何在?因为天下的好文章,没有不是发自童心的。如果童心常在,那些所谓的闻见、道理就会失去立脚之地,那么,任何时代,任何人,任何体裁都可以写出极好的作品来。诗歌,何必一定推崇《文选》;散文,何必非得看重先秦。古诗演变成六朝诗外,近体格体,古文也发展为唐朝传奇,金代院本,元人杂剧,《西厢记》,《水浒传》,还有当今应科举的八股文,凡是讲求圣人之道者都是古今杰出的文章,绝不能以时代先后为标准,厚古薄今。所以,我对那些发自定心的文章体会最深,实在用不着言必称六经,言必称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。

六经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,不是史官的溢美之辞,就是臣下的阿谀之言,不然的话,也是那班糊涂弟子们,追忆老师的言语,或有头无尾,或有尾无头,或是据自己听到的只言片语,写下来汇集成书。后代书生,不明此理,就以为全是圣人的精辟理论,而奉若经典。又哪里晓得,这其间多半根本不是圣人的精论呢!即使真有圣人讲的,也是有的放矢,不过就一时一事,随机应答,以点拨那些不开窍的弟子罢了。对症下药,不拘一格,怎么可以当成万古不变的真理呢!显而易见,六经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早已被拿来用做道学家唬人的工具,伪君子藏身的挡箭牌了,绝对没法和发自童心的由衷之言同日而语的。呜呼!我又到哪里去寻找童心未泯的真圣人,与他一起探讨作文之本呢?

【赏析】

明代中晚期,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,随着市民阶层的兴起,资本主义因素的萌芽,学术界涌现了怀疑、否定封建正统观念的批判思潮。李贽就是这一思潮的杰出代表之—。这篇《童心说》就是他的重要代表作。

在这篇文章中,李贽公开反对孔孟之道、宋明理学等的传统伦理观念,提出了以“童心”为基础的新的伦理标准,并以此对古往今来的文学现象作了全新的评价。他尖锐抨击剽窃模拟的复古主义文学,大胆肯定明代新兴的戏曲、小说等市民文艺,表现了鲜明的反叛精神和追求个性解放的思想,对当时的思想界、文学界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启蒙作用。

《童心说》共有四个自然段,构成全文的四个层次。李贽是个富有战斗性的思想家、文学家,不屑于拐弯抹角、拖泥带水,所以,文章一开头,他就开门见山,提出了重要的论点:童心。他先选用两个判断句,从正面指出,童心就是真心,就是“绝假纯真,最初一念”的真实感情。接着,他又连用两个假设,从反面进一步阐明童心的含义。这样,一正一反,“什么叫童心”这个问题,解释得清晰而完整。第一自然段的文字虽然不多,但是,语气肯定而自信,这就奠定了全文的基调。

文章的第二自然段围绕着“童心胡然而遽失”的问题而展开,着重指出理学教条对童心的摧残及其危害。李赞指出,许多文人学士之所以失去童心,是因为“道理闻见”不断影响侵害的结果,而“道理闻见”又从“多读书识义理”而来。这样,李贽就把批判的锋芒直指宋明理学了。值得注意的是,李贽在分析这个问题时,并没有简单化,而是细致地揭露了宋明理学危害童心的过程和特,点。他采用“方其始也……·”、“其长也……·”和“其久也……”三组结构基本相同的句式,把宋明理学潜移默化对童心的侵害揭露出来。这样的表达方式,不仅一针见血、击中要害,而且形象生动。那么,李贽是否一概反对多读书呢?当然不是!李贽认为,读书的目的,应是“护此童心”,而理学家的目的,却是“障其童心”。“护此童心”,就是要保留个性、解放个性;而“障其童心”,却是要摧残个性、扼杀个性。这样的分析,是非分明、义正辞严。

第三自然段,李贽转而从文学创作的角度阐述了“天下之至文,未有不出于童心”的重要论点。这一段可分为前后两个小层次。首先,童心被障,必定是“满场是假”;其次,童心常存。则“无时不文,无人不文,无一样创制体格文字而非文”。这一段采用的也是一正一反的论说方法。前一个层次,李贽不避重复,故意连用十七个“假”字,突出了他对复古、模拟的假文学的鄙视和厌恶,同时,也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强烈的共鸣。后一层次,李贽一反传统观念,大力肯定宋元以来出现的“传奇”、“院本”等新的文学样式,把它们奉为“古今至文”。手法上则连用大量的排比句,使文势沛然,一泻到底,与上一层次的假言、假文等形成强烈对照。这一段落是李贽的“童心说”在文学批评上的具体运用,集中体现了他在文学理论上的批判、创新精神。

然而,儒家经典不仅被道学家奉为圭臬,一般文人学子亦盲目尊崇。既以童心为新的伦理标准,就必须抹去历代封建统治者罩在儒家经典上的神圣光圈。这就是第四自然段的主旨。李贽指出,儒家经典中,大半文字并非出于“圣人”之口,其中多有虚假之辞。即使是出于“圣人”之口,也是针对具体问题而发的议论,因此,不能视为“万世之至论”。这样,李贽就把道学家们赖以安身立命的护身符拦腰斩断,给予假道学以致命一击。

总之,这篇文章不仅是思想内容上具有石破天惊、振聋发聩的重大意义,在艺术表现上也别具特色。全文自始至终保持着强烈的批判精神和理论上的自信,纵论古今,视点甚高。几乎每个段落都大量采用排比句式,文字简洁而明了,文势磅礴而流畅,逻辑严密而完整,从而增强了文章的力度。

【模拟问题与答案】

《童心说》的内容大意

  • 《童心说》共有四个自然段,构成全文的四个层次。
  1. 文章的第一自然段解释“童心”的概念。
    他先从正面指出,童心就是真心,就是“绝假纯真,最初一念”的真实感情。接着从反面阐明童心的含义:失掉童心,便是失掉真心和做一个真人的资格,永远丧失完整的人格。第一自然段的文字虽然不多,但是,语气肯定而自信,这就奠定了全文的基调。
  2. 文章的第二自然段解释“童心胡然而遽失”(童心为什么会贸然失落),着重指出理学教条对童心的摧残及其危害。
    李赞指出,许多文人学士之所以失去童心,是因为“道理闻见”不断影响侵害的结果,而“道理闻见”又从“多读书识义理”而来。他采用“方其始也……·”、“其长也……·” 和 “其久也……” 三组结构基本相同的句式,把宋明理学潜移默化对童心的侵害揭露出来/揭露了宋明理学危害童心的过程和特点。
    接着,李贽强调他不是一概反对多读书。他认为,读书的目的,应是“护此童心”,而理学家的目的,却是“障其童心”。“护此童心”,就是要保留个性、解放个性;而“障其童心”,却是要摧残个性、扼杀个性。这样的分析,是非分明、义正辞严。
  3. 第三自然段,李贽转而从文学创作的角度阐述了“天下之至文,未有不出于童心”的重要论点。
    这一段可分为前后两个小层次。首先,他认为童心被障,必定是“满场是假”。这里李贽连用十七个“假”字,突出了他对复古、模拟的假文学的鄙视和厌恶;其次,他说明童心常存,则“无时不文,无人不文,无一样创制体格文字而非文”。这里,李贽一反传统观念,大力肯定宋元以来出现的“传奇”、“院本”等新的文学样式,把它们奉为“古今至文”。
  4. 第四自然段里,李贽主要是要以童心为新的伦理标准,抹去历代封建统治者罩在儒家经典上的神圣光圈。
    他指出,儒家经典不仅被道学家奉为圭臬,一般文人学子亦盲目尊崇;其实儒家经典中,大半文字并非出于“圣人”之口,其中多有虚假之辞。即使是出于“圣人”之口,也是针对具体问题而发的议论,因此,不能视为“万世之至论”。这样,李贽就把道学家们赖以安身立命的护身符拦腰斩断,给予假道学以致命一击。

《童心说》的表现手法

  • 《童心说》共有四个自然段,构成全文的四个层次。
  1. 文章一开头,他就开门见山,提出了重要的论点:童心。他先选用两个判断句,从正面指出,童心就是真心,就是“绝假纯真,最初一念”的真实感情。接着,他又连用两个假设,从反面进一步阐明童心的含义。这样,一正一反,“什么叫童心”这个问题,解释得清晰而完整。第一自然段的文字虽然不多,但是,语气肯定而自信,这就奠定了全文的基调。
  2. 文章的第二自然段围绕着“童心胡然而遽失”的问题而展开,着重指出理学教条对童心的摧残及其危害。李赞指出,许多文人学士之所以失去童心,是因为“道理闻见”不断影响侵害的结果,而“道理闻见”又从“多读书识义理”而来。这样,李贽就把批判的锋芒直指宋明理学了。值得注意的是,李贽在分析这个问题时,并没有简单化,而是细致地揭露了宋明理学危害童心的过程和特,点。他采用“方其始也……·”、“其长也……·”和“其久也……”三组结构基本相同的句式,把宋明理学潜移默化对童心的侵害揭露出来。这样的表达方式,不仅一针见血、击中要害,而且形象生动。那么,李贽是否一概反对多读书呢?当然不是!李贽认为,读书的目的,应是“护此童心”,而理学家的目的,却是“障其童心”。“护此童心”,就是要保留个性、解放个性;而“障其童心”,却是要摧残个性、扼杀个性。这样的分析,是非分明、义正辞严。
  3. 第三自然段,李贽转而从文学创作的角度阐述了“天下之至文,未有不出于童心”的重要论点。这一段可分为前后两个小层次。首先,童心被障,必定是“满场是假”;其次,童心常存。则“无时不文,无人不文,无一样创制体格文字而非文”。这一段采用的也是一正一反的论说方法。前一个层次,李贽不避重复,故意连用十七个“假”字,突出了他对复古、模拟的假文学的鄙视和厌恶,同时,也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强烈的共鸣。后一层次,李贽一反传统观念,大力肯定宋元以来出现的“传奇”、“院本”等新的文学样式,把它们奉为“古今至文”。手法上则连用大量的排比句,使文势沛然,一泻到底,与上一层次的假言、假文等形成强烈对照。这一段落是李贽的“童心说”在文学批评上的具体运用,集中体现了他在文学理论上的批判、创新精神。
  4. 第四自然段,李贽指出,儒家经典中,大半文字并非出于“圣人”之口,其中多有虚假之辞。即使是出于“圣人”之口,也是针对具体问题而发的议论,因此,不能视为“万世之至论”。这样,李贽就把道学家们赖以安身立命的护身符拦腰斩断,给予假道学以致命一击。
  • 全文自始至终保持着强烈的批判精神和理论上的自信,纵论古今,视点甚高。几乎每个段落都大量采用排比句式,文字简洁而明了,文势磅礴而流畅,逻辑严密而完整,从而增强了文章的力度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