阁夜——杜甫

0
408

【目录】

  1. 作者简介
  2. 原文
  3. 译文
  4. 写作背景
  5. 赏析一
  6. 赏析二

【作者简介】

杜甫杜甫(712年2月12日770年),子美,少陵野老,一號杜陵野老、杜陵布衣,唐朝现实主义诗人。祖籍湖北襄阳(今湖北省襄樊市),生于中國河南省巩县(今巩义市)。因其曾任左拾遺、检校工部员外郎,因此后世称其杜拾遺、杜工部;又因为他搭草堂居住在长安城外的少陵,也称他杜少陵、杜草堂。

杜甫與李白合稱「李杜」,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區別,杜甫與李白又合稱「大李杜」,杜甫也常被稱為“老杜”。杜甫與杜牧是遠房宗親,同為晉朝孫吳的大將杜預之後裔(杜甫為杜預二十世孫)。虽然杜甫在当朝不为世人所知,但經過后世的研究,他的作品最终对中国文学日本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他的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,作品集为《杜工部集》。他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,被后人称为“诗圣”,他的诗也被称为“诗史”。

【原文】

岁 暮 阴 阳 催 短 景, 天 涯 霜 雪 霁 寒 宵。

五 更 鼓 角 声 悲 壮, 三 峡 星 河 影 动 摇。

野 哭 千 家 闻 战 伐, 夷 歌 数 处 起 渔 樵。

卧 龙 跃 马 终 黄 土, 人 事 音 书 漫 寂 寥。

【译文】

时 令 到 了 寒 冬, 白 天 就 越 来 越 短; 浪 迹 天 涯, 在 这 霜 雪 初 散 的 寒 夜。 五 更 时 听 到 战 鼓 号 角, 起 伏 悲 壮; 三 峡 倒 映 着 银 河 星 辰, 随 波 动 摇。 野 外 人 家 哭 声 四 起, 传 来 战 争 的 讯 息; 数 处 渔 人 樵 夫, 唱 起 夷 族 的 歌 谣。 诸 葛 亮 和 公 孙 述, 一  样 不 在 人 间 了; 人 事 变 迁 音 书 断 绝, 我 寂 寞 无 聊。

【写作背景】

这 首 诗 是 诗 人 在 大 历 元 年( 7 6 6) 寓 于 夔 州 西 阁 作 所。 全 诗 写 冬 夜 景 色, 有 伤 乱 思 乡 的 意 思。 首 联 点 明 冬 夜 寒 怆; 颔 联 写 夜 中 所 闻 所 见; 颈 联 写 拂 晓 所 闻; 末 联 写 极 目 武 侯、 白 帝 两 庙 而 引 出 的 感 慨。 以 诸 葛 亮 和 公 孙 述 为 例, 说 明 贤 愚 忠 逆 都 同 归 于 尽, 个 人 的 寂 寞 就 更 无 所 谓 了。 全 诗 气 象 雄 阔, 大 有 上 天 下 地, 俯 仰 古 今 之 概。

【赏析一】

一个深冬的夜晚,大雪初霁,旅居在夔州西阁楼中的诗人。从霜雪之夜的所见所闻,联想到当前国家时事和自己衰老多病飘泊天涯的生活,心情异常沉重,于是写下了这首诗。题中的“阁”,即夔州西阁。

开头两句,用流水对起题,写出诗人异乡作客的无限感慨,意境开阔雄浑,感情沉郁悲凉,笔法曲折顿挫。第一句是说,岁暮季节,白天过得很快,仿佛被人催促一样。这一句从表面上看,似乎只是点明时间,并为下句描写“寒宵”作为过渡,实际上包含的情感很丰富。“岁暮”,是一年行将完结的时候。时光流逝本来已使人有岁月不居、人生几何之感,更何况是“岁暮”,是衰年多病,久客天涯!“短景”的“景”,原指日光,这里引申指白天。冬天日短,故曰“短景”;“短景”又曰“催”,则不但写出时光流逝之速,而且写出了诗人的特殊心理感受,包含有许多感慨在内。


“天涯霜雪霁寒宵”第二句直点本题。七个字为全诗勾画出一个充满着清静凄冷气氛的特定环境。大雪初霁,天宇澄澈,明月辉映,积雪千里,这是一幅雪后山城的夜景图。这幅画图的形象是生动优美的,意境是清幽寂静的。在通常情况下,这种环境往往使人感到宁静、舒适,但对作客天涯、忧国忧民的诗人来说,却引起他深深的忧思。“天涯”,本来指极远的天边,这里指夔州。称夔州为天涯,就含有羁旅万里、久客不归之意。“寒宵”与上句“短景”呼应,点明时间上的推移。“霜雪”“寒宵”,既是写景,又是抒情。两句仅十四个字,却一波三折,层层递转,包含着无限情意。


三、四两句紧承“寒宵”,写深夜见闻。这两句写景,曾被苏东坡誉为“后无来者”,成为历来传诵的名句。“五更鼓角声悲壮”,写深夜所闻,是说严冬雪夜,静寂无声,忽然从远处的山城传来了声声悲壮的鼓角之声。“五更”,点明时间已由初夜而至夜尽,见出诗人独坐时间之久,思绪之多。“鼓角”,暗示出当时军民混战,内乱不已的时代环境。“鼓角”而以“悲壮”来形容,则不仅写出它在雪后初晴、夜静更深之时益加凄厉嘹亮的特点,而且写出了诗人悲凉的心情。这是一种加倍渲染的手法。“三峡星河影动摇”,写深夜所见,冬天的三峡,水清流急,千山万壑,银装素裹,所以虽是深夜,却如同白昼,银河星斗,倒映江中,水流盘旋,波光闪烁,这确是一幅生动的三峡夜景图。而在这幅凄清幽美的图画之中,却渗透著诗人极不平静的心情。“人心不欢,而‘鼓角声悲’也;人心不宁,而‘星河影摇’也”。(王嗣[ ]《杜臆》卷八)诗人确实把忧国忧民的主观感受点染到这客观景物上去了。两句不但阔大雄浑,景象幽美,而且寓情于景,蕴含着诗人的无限情思。


“野哭”两句,进一步写夜间阁中所闻,写得更加沉痛悲哀。杜甫于永泰二年(公元七六六年)四月到达夔州,这时安史之乱虽已平定,但外寇入侵,军阀混战,战争的烽火一直没有停息。即以蜀州为例,梓州刺史段子璋,剑南兵马使徐知道,举兵叛乱在其前;成都尹郭英义,兵马使催旰,沪州牙将杨子琳,相互残杀在其后。战祸绵延数年,人民死伤无数,“野哭千家”就是对这种战乱局面的生动概括,它形象地反映出军阀混战给广大人民生命财产所带来的严重损失。“哭”而曰“千家”。正见死者之多,灾难之重,而用一“野”字,村落之荒凉自可想见。“夷歌”,指蜀州地区少数民族的歌谣,当地的渔者樵夫之歌。“夷歌几处起渔樵”,则由广大人民的痛苦写到自己,通过渔者樵夫的悲歌,暗喻衰年多病仍流落异乡,与《咏怀》之一“五溪衣服共云山”一句用笔相同,同时,又是惜它来烘托环境气氛。盛弘之《荆州记》上有一段关于巴东渔歌的记载,其歌辞曰:“巴东三峡巫峡长,猿鸣三声泪沾裳。”闻猿鸣而泪下,渔夫樵子生活之艰辛、心情之凄苦可想而知。这里的“夷歌”,指的可能就是这一类民歌。隆冬寒宵之中,渔樵于三峡之上,水深流急,山高路滑,它所表达的情调当然也是悲苦的。哀痛的“野哭”,悲苦的“夷歌”,有力地渲染了凄凉的环境气氛,烘托了诗人悲戚的心情。


“卧龙跃马终黄土,人事音书漫寂寥。”最后两句触物起兴,抒写心中的无限感慨。“卧龙”,谓诸葛亮。因夔州西郊有武侯庙而引起联想。写“跃马”,即指公孙述基于下述史实:西汉末年,自恃蜀中地险众附,趁时局动荡之际,跃马称帝,筑紫阳城,自号“白帝”,城在夔州城东,城中有白帝庙。“终黄土”,即都不在人世之意。“人事”,即“世事”,指当前政局动荡,人民痛苦,这是就国家方面说;“音书”,指漂泊天涯,音书断绝,这是就个人方面说。两句意思是说,像诸葛亮这样忠心耿耿的忠臣,像公孙述那样横行一时的叛逆者,同样都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离开人世,成为黄土。既然历史这样贤愚不分,是非混淆,那么,我又何必为目前的“人事”和“音书”而耿耿于怀呢?两句由夔州卧龙跃马的祠庙触景生情,抒发了蕴藏在胸中的郁愤与不平,曲折婉转,无限凄恻!但是,诗人这种对国家“人事”的强烈关心,这种忧国忧民的痛苦,是难以排遣的,也是不可排遣的,所以,尽管表面上说得消极、颓唐,实际上仍然异常愤激。它是诗人政治抱负无法实现的痛苦心情的曲折表现,是诗人对唐朝统治者完全失望的心情的流露。浦起龙说它“其词弥宽,其情弥结”,是完全正确的。


《阁夜》确实是一首好诗,前人对它都有很高的评价。胡应麟说它“气象雄盖宇宙,法律细入毫芒,自是千秋鼻祖(指七律)”(《诗薮·内编》卷五)。卢世[ ] 洱说它:“一题不止为一事,一诗不止了一题,意中言外,怆然有无穷之思。当与《诸将》《古迹》《秋兴》诸章相为表里。”(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卷十八引)。所谓“不止为一事”,指诗中所描写的丰富的社会内容而言;所谓“不止了一题”,是指诗中所反映的诗人复杂的思想感情而言。全诗通过诗人寒冬雪夜的所见所闻,真实地反映了安史乱后军阀混战、人民涂炭这样一种社会现实,表现了诗人对国家对人民命运的深切关怀。当然,由于作者衰老多病,飘零无依,所以诗中也流露了凄凉孤寂甚至消极的情绪。这固然和诗人的阶级局限有关,也因为当时统治者腐败无能,国势衰败江河日下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,是深深地打上时代印记的。


在艺术上,这首诗也是很成功的。诗开头两句即点题,“霁寒宵”三字统摄全篇。三、四两句扣题写三峡夜景·五、六两句转笔写时局、境遇,结尾两句兜回全篇。“人事”绾上“野哭”“夷歌”;“音书”绾上“天涯”“三峡”。曲折变化而环环扣紧。“题云《阁夜》,而诗及晓景,及知为‘人事’‘音书’之故,彻夜不寐(黄生语)。诗中描画寒宵雪夜的图景,抒发诗人孤独忧伤的心情,也很有特色。出现在诗人笔下的景色,不是事物的刻板记录,而是饱和着诗人丰富感情的艺术形象,蕴含著诗人无限的情思。宋人叶梦得说:“七言难于气象雄浑,句中有力而纡余,不失言外之意。自老杜‘锦江春色来天地,玉垒浮云变古今’与‘五更鼓角声悲壮,三峡星河影动摇’等句之后,常恨无复寄者。”(《石林诗话》卷下)叶梦得所说的“有力而纡余,不失言外之意”,就是指这两句诗意境雄浑而又含蓄深刻,富有感人的艺术效果。


最后还有一个颔联两句是否用事的问题。前人对此曾争论不休。宋人蔡绦说:“作诗用事,要如禅家语:水中着盐,饮水乃知盐味,此说诗家秘密藏也。如‘五更鼓角声悲壮,三峡星河影动摇’。人徒见凌轹造化之工,不知乃用事也。《祢衡传》:挝渔阳操,声悲壮。《汉武故事》:星辰动摇,东方朔谓民劳之应。则善用事者,如系风捕影,定有迹耶?”(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前集》卷十引)清人纪昀则说:“三、四只是现景,宋人诗话穿凿可笑。”(《(瀛奎律髓>刊误》)施鸿保又说:“下句或用《汉武故事》,上句悲壮,第是常语,不必定用《祢衡传》也。“(《读杜诗说》卷十八)今按《史记·天官书》:“天一、枪、[ ]、矛、盾(皆星名)动摇,角大,兵起。”又《汉书·天文,乞》:“元光中,天星尽摇,上以问候星考,对曰:‘星摇者,民劳也。’后伐四夷,百姓劳于兵革。”前人曾有杜诗无一字不有来历之语,此说虽属迂腐,但用典入化,确是杜诗的一个显著的艺术特点。例如《禹庙》诗中“荒庭垂桔柚,古屋画龙蛇”两句,胡应麟、浦起龙就都称赞他用事入化,却又妙在写景于无意有意之中,指出“此乃老杜千古绝技。”所以本篇三、四两句也应如此看待,既是用事,又是写景,妙在“水中着盐”不露痕迹。这样理解,能帮助人们进一步领会杜诗博大精深的内容和卓越的艺术技巧。

【赏析二】

这是大历元年冬杜甫寓居夔州西阁时所作。当时西川军阀混战.连年不息;吐蕃也不断侵袭蜀地。而杜甫的好友郑虔、苏源明、李白、严武、高适等,都先后死去。从霜雪之夜的所见所闻,联想到当前国家时事和自己衰老多病飘泊天涯的生活,感时忆旧,他写了这首诗,表现出异常沉重的心情。

开首二句点明时间。首句岁暮,指冬季;阴阳,指日月;短景,指冬天日短。一“催”字,形象地说明夜长昼短。使人觉得光阴荏苒,岁序逼人。次句天涯,指夔州,又有沦落天涯意。当此霜雪方歇的寒冬夜晚,雪光明朗如昼,诗人对此凄凉寒怆的夜景,不由感慨万千。

“五更”二句,承次句“寒宵”,写出了夜中所闻所见,上句鼓角,指古代军中用以报时和发号施令的鼓声、号角声。晴朗的夜空.鼓角声分外响亮,值五更欲曙之时,触人不寐,那声音更显得悲壮感人。这就从侧面烘托出夔州一带也不太平。黎明前军队已在加紧活动。诗人用“鼓角”二字点示,再和“五更”、“声悲壮”等词语结合,兵革未息、战争频仍的气氛就自然地传达出来了。下句说雨后玉宇无尘,天上银河显得格外澄澈,群星参差,映照峡江,星影在湍急的江流中摇曳不定。景色是够美的。前人赞扬此联写得“伟丽”。它的妙处在于:通过对句,诗人把他对时局的深切关怀和三峡夜深美景的欣赏,有声有色地表现出来,诗句气势苍凉恢廓,音调铿锵悦耳,辞采清丽夺目,“伟丽”中深蕴着诗人悲壮深沉的情怀。

“野哭”二句,写拂晓前所闻。一闻战伐之事.就立即引起千家的恸哭,哭声传彻四野;其景多么凄惨!夷歌,指四川境内少数民族的歌谣。夔州是民族杂居之地。杜甫客寓此间,渔夫樵子不时在夜深传来“夷歌”之声。“数处”言不只一起。这两句把偏远的夔州的典型环境刻画得很真实:“野哭”、“夷歌”,一个富有时代感,一个具有地方性。对这位代国忧民的伟大诗人来说,这两种声音都使他倍感悲伤。

“卧龙”二句,诗人极目远望菱州西郊的武侯庙和东南的白帝庙。而引出无限感慨。卧龙,指诸葛亮。跃马,化用左思《蜀都赋》“公孙跃马而称帝”句,意指公孙述在西汉末乘乱据蜀称帝。杜甫曾屡次咏到他:“公孙初据险,跃马意何长?”(《白帝城》)“勇略今何在?当年亦壮哉!”(《上白帝城二首》)一世之雄,而今安在?他们不都成了黄土中的枯骨吗!“人事音书”,词意平列。漫,任便。这句说,人事与音书,如今都只好任其寂寞了。结尾二句,流露出诗人极为忧愤感伤的情绪。沈德潜说:“结言贤愚同尽,则目前人事,远地音书,亦付之寂寥而已。”(《唐诗别裁》)象诸葛亮、公孙述这样的历史人物,不论他是贤是愚,都同归于尽了。现实生活中,征戍、诛掠更造成广大人民天天都在死亡,我眼前这点寂寥孤独,又算得了什么呢?这话看似自遣之词;实际上却充分反映出诗人感情上的矛盾与苦恼。“志士幽人莫怨嗟,古来材大难为用!”(《古柏行》)”英雄余事业,衰迈久风尘。”(《上白帝城二首》)这些诗句正好传达出诗中某些未尽之意。卢世[ ]认为此诗“意中言外,怆然有无穷之思”,是颇有见地的。

此诗向未被誉为杜律中的典范性作品。诗人围绕题目,从几个重要侧面抒写夜宿西阁的所见所闻所感,从寒宵雪霁写到五更鼓角,从天空星河写到江上洪波,从山川形胜写到战乱人事,从当前观实写到干年往迹。气象雄阔,仿佛把宇宙笼入毫端,有上天下地、俯仰古今之概。胡应麟称赞此诗:“气象雄盖宇宙,法律细入毫芒”,并说它是七言律诗的“千秋鼻祖”①,是很有道理的。(陶道恕)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