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的告别

有些人你以为明天还可以再见的,有些事你以为明天还可以再做的,可是就当你一转身,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,这些人就这样的和你永别了。(席慕容)

总是爱着席慕容的诗,浅白,却是那么的深刻。特别是在妈妈通知我姨丈去世后,独自一人开车的途中,不经意的吟着她的诗句,眼泪则随着诗句断断续续的淌着。

我知道,告别是必然的,却总是让人感觉还没有准备好,应该说,我总是在努力的准备着,却仿佛不曾让自己准备好。每一回的告别,依旧让人感觉不能自已。特别让人痛心的是,我们没来得及好好的和你告别。

我无法具体的描绘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。这样的心情,过于复杂。难以笔墨形容之。

在陪着亲人为姨丈办丧事的时候,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好些人。

相约见面的 Sunny,在彼此反复约不上的时候,不告而别。
以为要特意前往给婆婆送上结婚婆金的时候,婆婆在睡梦中安然而去。
包括姨丈,说是咳嗽,还自己开车去看医生,却只能让家人送了回家,在家中往生。

他们,都现身说法了,印证了佛陀所说的无常。特别是,死亡,甚少给予你一个准备好告别的空间。

是以,我开始学会,珍惜每一次的相见。倘若时间上允许,都会与朋友或亲人见上一面。

我不知道,这一次再见之后,是否还能再见。所以,我珍惜每一次的相见与告别。就像在句号之后,我们都不知道,会否还会有新的句子一般。

于是我不再唱歌

“于是我不再唱歌,开始日夜工作。” 这一句歌词,让我得以听见这歌。淡淡然的一句,却碰触了心底最深处。

年少时,随着梦想而骚动的心,在岁月的打磨下,早已不再悸动。那些标签着梦想的事物,已然沉默成仿似熟悉却又生疏的景象。只是偶尔在夜里,轻嘬几口啤酒,淡淡然的,在甘苦的味儿里念想一番,随后又压在不为人知处。放下酒杯,生活,总会为你找到继续的理由。

是以,听着 “旅行团” 唱着 “于是我不再唱歌” 的词,仿佛就在词里,看见了自己的身影。

于是我不再唱歌,开始卖螺蛳粉了,不再是匆匆过客,从此不再漂泊。
于是我不再唱歌,开始买新的生活,卖掉了旧的生活,做一个好小伙。
于是我不再唱歌,开始日夜的工作,习惯黑夜的沉默,喜欢人们的冷漠。
于是我不再唱歌,开始有自己的房了,开始有未来了, 有谁会祝福我。

只是任性,披着为了生活的理由,行走在与曾有的梦想平行的道上。塑造一个似乎改变了轨迹,努力行走在大伙深以为然的征途上的角色。这个只敢轻轻描着的梦想,我不知道是否真能带我走到想要去的地方。

只能坚持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我相信,所有的成功都源自用心的积累,唱歌如此,生活中其他的事情也都是如此,我愿意承担这一路上坚持所带来的寂寞与疲惫,或许有一天会有机会见到最终的成果。

生活让我停不下来,只能改变轨迹到大家以为的正途上,成全别人的想法也许是我们成熟某个例证,但真正的心智的成熟并非如此,正如歌词中所言“卖掉了的生活,有未来了,但是谁会为我祝福”。是以,在已经30的岁月,依旧选择在现实的夹缝中,轻轻的叨念着梦想,真的,有良多事,是要发一点疯才能做出来的。虽然,我不知道会走向何方。

一路走下去-刘若英

开学前的周日,宁静的午后,静静地听着刘若英的新专辑《我要你好好的》,不经意发现这首好歌《一路走下去》。

感觉,刘若英的歌,总是如此,淡淡的就唱进你我心里。其实,并没有刻意的在听哪首歌,却是,被这歌给吸引了。诚挚朴实的嗓音,唱着黄婷谱写的词,不华丽,却是厚实的。我想,这一种厚实,源自于生活中的领悟。轻轻的在心上勾勒出许多画面,不自觉,也是醉了。

刘若英的这一首歌,温暖了听歌的我。许多的不得已,让我们不断的调适自己,适应每天的不一样,哪怕忘不了昨日的美丽,也要一路走下去。且让我们学着在失望中寻找希望,抬头就会是一片星光。

慵懒的午后,淡淡然的一首歌,蔓延开来,却是思绪万千。

一路走下去

作词:黄婷     作曲:朱敬然      编曲:泽近泰辅
早就不信生命像什么诗/浪漫得万无一失/以为还没长大的同时/遗憾已经开始
每次都觉得是最后一次/习惯站告别位置/迷途中唯一的导航/是对自己诚实
有时太任性/有时太着急/宁可傻傻看不清
有时刻意把脚步放轻/在喧哗中淡定
换了风景也换了身边伴侣/更珍惜短暂相遇
忘不了昨日的美丽/也得一路走下去

用一份倔强安抚了悔恨/尽管这样太单纯/其实算不上什么好人/也做不了坏人
庆幸总有几个同路的人/让孤独并不残忍/时间会为我开一扇门/爱在门外点灯
有时太任性/有时太着急/宁可傻傻看不清
有时刻意把脚步放轻/在喧哗中淡定
换了风景也换了身边伴侣/更珍惜短暂相遇
忘不了昨日的美丽/也得一路走下去

原来人生总是不只这样/免不了跌跌撞撞/要面对的和要承担的/永远超乎想像
练习适应每天的不一样/怎可能毫发无伤/学着在失望中找希望/抬头是一片星光
总贪图安静/又忙个不停/怕一不小心滥情
有时刻意把脚步放轻/在喧哗中淡定
换了风景也换了身边伴侣/错过了转身继续
忘不了昨日的美丽/也要一路走下去

换了风景也换了身边伴侣/错过了转身继续
忘不了昨日的美丽/也要一路走下去
我不在乎回不回得去/勇敢一路走下去

 

不迷信道理

不少时候,我们自觉明白了许多道理。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,流传着太多的道理。就在不经意间,我们会迷失在所谓的 “明白道理” 上。

我会感觉,我们都太爱道理了。只是,我们却没看清,不少时候,这些道理只停留在 “想” 的阶段。往往只会给了我们一种想通了,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假象。从而让人容易依赖与迷信。

我们总是喜欢寻找所有事物的道理,总会以为答案都在道理那里。唯,如果有人告诉我们,放开思考,放下思维,实实在在的去实施,就是答案,就能解决问题的话,我们就迷茫了。我想,我们从不认为答案绝不会是那么的简单。

我们都迷恋复杂,抗拒简单。不是吗?

我也曾陷入这样的迷茫。在一个充斥着道理的环境下,突然有位禅师告诉我,我给你方法,不要思维,你会与生命的答案更接近时,我确实迷茫了。还曾经认真的与一位讲师反复推敲其中的原理,然而,却在另一次与禅师的相会中,一声棒喝,才顿然领悟。啊!原来如此!

生命是简单的,我们的思维却让其变得复杂了。我们反复的思考与推敲如何让生命变得更美好,让简单的生命变得复杂无比,我们却又从中得到自以为是的喜乐。是以无法明白与体会释迦拈花微笑的深意。只因我们都爱着思考多于生命,更何从谈解脱与自在?我们早已安于思维的束缚了啊!透过种种的道理,只不过让我们知道了问题,明白了道理,距离 “能行” 的境界还有千万里呀!

停留在明白与知道,道理还是道理,它只不过在某个恰当的时刻,流淌而过。只有真体悟了,才能让这些道理溶于我们的生命。在那些时候,没有很多的道理,只有简单的行之,自自然然的住于其中矣。

只能问三个问题

小女孩和老师猜拳,输了,只好乖乖完成指定的作业数量。没想到的是,这回,老师又给她加了一个条件:“ 在完成这这份作业的过程中,你只能问三个问题。” “啊!” 小女孩睁着大眼睛应到。却也不以为意。

当老师提醒她,只能再问一个问题时,她开始紧张了。从那一刻起,她开始斤斤计较,想问问题却又欲言又止。就这样,她努力保留机会给更难的问题。不自觉的,竟然自己完成了课业。

批阅后,小女孩的成绩表现比往日来得更好。老师笑着对她说:“你自己看看,其实你可以的。” 小女孩也笑了,那笑容有点腼腆,却是打自心里笑了出来。老师想,也许,她找到了一点自信了吧?

其实,重点不是在于作业,也不是那三个问题,而是,我们都习惯给孩子太多。真的太多了。

现在的孩子,很幸福,什么不会的,不懂的,就问大人,问G神,兜兜转转的,总会找到想要的答案。垂手可得的知识,让他们少了思考。有时候,会发现孩子已经越来越少问为什么,只是应一句:“哦……”

会引发这样的思考,是因为前些时候在上课程时,有位老老师,苦口婆心的对我说:“以前的孩子,不用刻意的去培养他们的思维能力,因为当时候的环境让他们需要思考;现在的孩子,反复栽培,却等不到我们所期待的思维能力。还不是因为他们得到的太容易,懂得太多,却没有消化称为自己的养份。” 姑且不论这老老师说的对不对,但,他老随意的一句话,却是让我这老师反复思索了许久。

就因为这样,我才给小女孩设下了这样的条件,“只能问三个问题。”

从小女孩身上得到的回应,我会想说,不是不要给他们,毕竟在开始过上好日子的现在,没有理由要让他们经历过去的苦日子。孩子往往没有能力去抉择他们所处的环境,我们却能为他们塑造一个适合他们成长的氛围。重点是,我们要还是不要而已。

太多的自由,让孩子忘记了纪律与道德观;
太多的物质,让孩子忘记了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;
太多的压力,让孩子忘记了学习的成就感;
太多的资讯,让孩子忘记了如何去辨别其中的真伪;
太多的保护,让孩子忘记了现实世界的真;
还有太多太多……

奠诗人|汪国真: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

十余岁,在叮叮咚咚上网的时代,我常泡中国文学论坛。那些日子,让我得以接触到更多关于文字创作的点滴。也在那个时期,读到了汪国真的诗。他的诗,读起来,很温暖。每每在彷徨的时候,都能从他的诗句中得到一些力量。最爱的,当然是 《热爱生命》中的: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。只是,随着时间过去,他的诗已然散落在时光的流逝中。

直到去年,在给学生上母语班的时候,韵文练习中有一首汪国真的诗。虽然不是其代表作,却在字里行间唤起了那一段岁月的记忆。我不谨是对学生细细的介绍了汪国真,在课后,我也特意找出了汪国真的诗篇。细细的吟诵,记起的是细碎的回忆,却也让这些诗句把我的心给呵得暖呼呼的。

没料到,汪国真却在4月26日因肝癌而逝世。在得知消息后,有点愕然,毕竟他还那么年轻,59年的岁月,实在过于短暂。他,是否还有未完成的诗句?

唯,斯人已逝,愿他速往生善趣!谨把我最爱的诗句写下,谢谢您,写下了那么温暖的诗句,伴我走过了年少的彷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