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迷信道理

不少时候,我们自觉明白了许多道理。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,流传着太多的道理。就在不经意间,我们会迷失在所谓的 “明白道理” 上。

我会感觉,我们都太爱道理了。只是,我们却没看清,不少时候,这些道理只停留在 “想” 的阶段。往往只会给了我们一种想通了,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假象。从而让人容易依赖与迷信。

我们总是喜欢寻找所有事物的道理,总会以为答案都在道理那里。唯,如果有人告诉我们,放开思考,放下思维,实实在在的去实施,就是答案,就能解决问题的话,我们就迷茫了。我想,我们从不认为答案绝不会是那么的简单。

我们都迷恋复杂,抗拒简单。不是吗?

我也曾陷入这样的迷茫。在一个充斥着道理的环境下,突然有位禅师告诉我,我给你方法,不要思维,你会与生命的答案更接近时,我确实迷茫了。还曾经认真的与一位讲师反复推敲其中的原理,然而,却在另一次与禅师的相会中,一声棒喝,才顿然领悟。啊!原来如此!

生命是简单的,我们的思维却让其变得复杂了。我们反复的思考与推敲如何让生命变得更美好,让简单的生命变得复杂无比,我们却又从中得到自以为是的喜乐。是以无法明白与体会释迦拈花微笑的深意。只因我们都爱着思考多于生命,更何从谈解脱与自在?我们早已安于思维的束缚了啊!透过种种的道理,只不过让我们知道了问题,明白了道理,距离 “能行” 的境界还有千万里呀!

停留在明白与知道,道理还是道理,它只不过在某个恰当的时刻,流淌而过。只有真体悟了,才能让这些道理溶于我们的生命。在那些时候,没有很多的道理,只有简单的行之,自自然然的住于其中矣。

只能问三个问题

小女孩和老师猜拳,输了,只好乖乖完成指定的作业数量。没想到的是,这回,老师又给她加了一个条件:“ 在完成这这份作业的过程中,你只能问三个问题。” “啊!” 小女孩睁着大眼睛应到。却也不以为意。

当老师提醒她,只能再问一个问题时,她开始紧张了。从那一刻起,她开始斤斤计较,想问问题却又欲言又止。就这样,她努力保留机会给更难的问题。不自觉的,竟然自己完成了课业。

批阅后,小女孩的成绩表现比往日来得更好。老师笑着对她说:“你自己看看,其实你可以的。” 小女孩也笑了,那笑容有点腼腆,却是打自心里笑了出来。老师想,也许,她找到了一点自信了吧?

其实,重点不是在于作业,也不是那三个问题,而是,我们都习惯给孩子太多。真的太多了。

现在的孩子,很幸福,什么不会的,不懂的,就问大人,问G神,兜兜转转的,总会找到想要的答案。垂手可得的知识,让他们少了思考。有时候,会发现孩子已经越来越少问为什么,只是应一句:“哦……”

会引发这样的思考,是因为前些时候在上课程时,有位老老师,苦口婆心的对我说:“以前的孩子,不用刻意的去培养他们的思维能力,因为当时候的环境让他们需要思考;现在的孩子,反复栽培,却等不到我们所期待的思维能力。还不是因为他们得到的太容易,懂得太多,却没有消化称为自己的养份。” 姑且不论这老老师说的对不对,但,他老随意的一句话,却是让我这老师反复思索了许久。

就因为这样,我才给小女孩设下了这样的条件,“只能问三个问题。”

从小女孩身上得到的回应,我会想说,不是不要给他们,毕竟在开始过上好日子的现在,没有理由要让他们经历过去的苦日子。孩子往往没有能力去抉择他们所处的环境,我们却能为他们塑造一个适合他们成长的氛围。重点是,我们要还是不要而已。

太多的自由,让孩子忘记了纪律与道德观;
太多的物质,让孩子忘记了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;
太多的压力,让孩子忘记了学习的成就感;
太多的资讯,让孩子忘记了如何去辨别其中的真伪;
太多的保护,让孩子忘记了现实世界的真;
还有太多太多……

奠诗人|汪国真: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

十余岁,在叮叮咚咚上网的时代,我常泡中国文学论坛。那些日子,让我得以接触到更多关于文字创作的点滴。也在那个时期,读到了汪国真的诗。他的诗,读起来,很温暖。每每在彷徨的时候,都能从他的诗句中得到一些力量。最爱的,当然是 《热爱生命》中的: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。只是,随着时间过去,他的诗已然散落在时光的流逝中。

直到去年,在给学生上母语班的时候,韵文练习中有一首汪国真的诗。虽然不是其代表作,却在字里行间唤起了那一段岁月的记忆。我不谨是对学生细细的介绍了汪国真,在课后,我也特意找出了汪国真的诗篇。细细的吟诵,记起的是细碎的回忆,却也让这些诗句把我的心给呵得暖呼呼的。

没料到,汪国真却在4月26日因肝癌而逝世。在得知消息后,有点愕然,毕竟他还那么年轻,59年的岁月,实在过于短暂。他,是否还有未完成的诗句?

唯,斯人已逝,愿他速往生善趣!谨把我最爱的诗句写下,谢谢您,写下了那么温暖的诗句,伴我走过了年少的彷徨。

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跋扈,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

美国民权运动领袖,马丁·路德·金恩有一句名言,“最大的悲剧,不仅坏人的嚣张跋扈,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。” 这一句名言,出自《伯明翰监狱来信》(1963年)。

此言的引用率极高,有时还被改头换面,以适应当时所需,常见的有:“历史将会记录,在社会转型间,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,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。” “我们这一代人终将感到悔恨,不仅因为坏人可憎的言行,更因为好人可怕的沉默。” 但,无论翻译的版本怎么变异,批判的方向却始终没有改变:好人的沉默。

当我读到这一句话,我是深深的被震撼了。“好人的沉默” 成了社会上最大的悲剧,这是让人深感悲痛的一件事。然而,我们却又是无可否认,现实中有着太多的案例,无论是政客明目张胆的谎言,刻意让人开放围观的暴行,抑或是小至生活中芝麻绿豆的小事,都可清楚感知到 “好人的沉默“。是什么让 ”好人“ 选择袖手旁观,无动于衷,漠然置之,甚至是默默地扭过头去,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?

也许,我们心中都有着答案:恐惧。

是否在他人遭受伤害挺身而出,抑或在他人陷入困境需要帮助时伸出援手,或是被谴责时守着好人的立场,没有反抗的勇气。这一切,都离不开 “恐惧”。往往在这个时候,就会有一些人站出来,强烈的感叹这个社会道德已经滑坡,人心已经沦陷,好人都已经不见了。

其实,趋利避害,原就是人类的本性。我们有时候,也许有时候也会展露出 “好人的沉默”,但我们却习惯于谴责他人,而忽略了自己。就似有一句谚语所说的:“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。” 是以,我们大可不必一味苛责“好人的沉默”。大多数时候,好人的沉默源自于我们内心的软弱和恐惧,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能力过于弱小,心有余而力不足,还没准备好承受那些不可预知的后果。我们与其指责这些少数的“好人的沉默”,还不如多些包容和鼓励,让更多好人不再沉默。

我始终都相信韩愈所说的:“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。草木之无声,风挠之鸣。水之无声,风荡之鸣。其跃也,或激之;其趋也,或梗之;其沸也,或炙之,金石之无声,或击之鸣。人之于言也亦然。有不得已者而后言,其歌也有思,其哭也有怀。凡出乎口而为声者,其皆有弗平者乎!“

好人之所以还在沉默,是因为还没被触及底线,个人如此,群众亦是如此。当恰当的时机到来,好人必然不会再沉默。他们会因不平而鸣,其声必然将传至九霄之上,久久不息。

勿忘心安

有时候,即使置身于繁华喧闹的街头,总有那么一瞬间,毫无来由的感觉孤单。关照这一刻的自己,突然感悟,亲情不能永伴左右,爱情不能代替一切,友情不能随时出现,唯有影子才能与自己不离不弃。

或许,孤独,本来就是人生的一种常态。就像有些路注定要一个人走,有些风景,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,才能感受到它的美。若是如此,且让我们学会坦然行走,享受孤独。只有这样,哪怕是行走在孤独的路上,也能欣赏到不孤独的风景。

无论是生、死、离、别,抑或是必然经历的喜、怒、哀、乐,我知道,这一些,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。也许会有人同情我,会心疼我,甚至懂我,但却是永远无法代替我。就像有些话,总是让人欲语还休,只能珍而重之的放在心底,有些经历过的事,无从与人说,只适合泛黄成记忆。生活,总还是要靠着自己去过。

总会有人在我们惆怅时,告诉我们,别忘了阳光;在我们流泪时,告诉我们,别忘了坚强。只是,哪怕那些话语再入心,你终究不是我,作为旁人又怎知我们所曾经历过的,以及那些随之而来的苦与乐?

只是,想说的是,哪怕再苦再痛,都是已经过去了,走过了,再也无法回去的路,又何必转身回望,反复的在同一个故事中轮回呢?每一次的述说,都像重新再揭一次伤疤,我们都需要花费更多的勇气去面对。是以,不是更当把力气放在当下,专注于我们能够改变并且在乎的事情上。

比如说,认真生活,努力微笑,珍惜所有的相遇,完善我们自己。那一些无法再回去的过去,且让其随风而去。学着聆听自己的心,随着心走,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,这就是心安。

终会有一天,我们会成为自己喜欢的那个模样。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,浅笑不语。不再依靠什么,不再寻找什么,不再与自己为敌,不再和生活两败俱伤,不再为风吹草动的言行或喜或忧,不再为相遇和失去的风景低吟浅唱,不再为过往的缠绵旖旎偏执成狂,不再为飞蛾扑火的执着遍体凌伤。

就似我在年前写下的,

不恋尘世浮华,不写红尘纷扰,不叹世道苍凉,不惹情思哀怨,闲看花开,静待花落,冷暖自知,干净如始。

如若那一天,还未到来,请善待自己,欢喜等待,勿忘心安。

且以此文,与每一个感觉心缺乏了力量的朋友分享,愿不再眷恋过去,反复以过去了的事压迫自己,而是生活在现下的每一刻,找到心安的力量。勿忘心安,勿忘心安。

放手,让你成长

房间内飞进了好几只蜜蜂,绕着灯,不断的打转。小女孩数了数,有八只蜜蜂在日光灯下飞舞。她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,“老师,它们会叮我吗?” 。我对着她笑了笑,“不会的,别担心。”

只是,我安慰的话语,没法平复她对于蜜蜂的恐慌。我们就开始在讨论,应该如何解决这事。但,我没有一丝一毫要拔刀相助的意思,我想要她自己解决这问题。

她想了想,竟然大义凛然的说:“不如我去让蜜蜂叮,叮了我,没了尾针,它们就死了。” 我还是看着她,“你真想这样做?”。结果,就在无数个馊主意后,她提出要拿个水桶,装上水,让蜜蜂因为追着水面的反光而掉进桶里淹死。我依旧还是看着她自己去执行她这伟大的计划。

就在这时,她的妈妈从房里出来,看见女孩深陷于难题与冒险中,就如小说中的侠客,拿出电蚊拍,扎扎几下,就把蜜蜂都收拾了。离开前,还给了我一个有点怨气的眼神,应该是怨我怎么没帮她女儿解决这小问题吧?

迎着她妈妈的眼神,我心里在想,多好的一个机会,却让一个好妈妈在不经意间给抹杀了。

这时代的孩子,往往都被太多的爱给围绕着。幸福的让他们错过了许多可以成长的机会。因此,当孩子在我面前时,我总会借着种种的机会,让他们动手去做,哪怕出了些问题,“别担心,老师在这。” 是我对他们说得最多的话语。

其实,不只是对于孩子,对那些我引领着在办营的朋友也是如是。他们知道,我总会给他们许许多多的机会去发挥,让他们的所办的营,可以呈现出他们所设想的面貌,从而获得最大的成就感。

放手,也许不容易,但我喜欢这样做。每一次,看见孩子或朋友在这样的机会下,展现了自己,获得了成就感,我会为他们的成长而骄傲。放手,就是因为要给他们留一个成长的空间,但绝不是不负责任的离开。我始终都在场,只是我不怎么出场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成为自己舞台上最耀眼的角色。

放开那思维!

下午时分,看着上课上到昏昏沉沉的学生,心中实在不忍,知道他们确实累了。就想着应该如何把他们这群家伙给调动起来。心中一动,给他们放了多年前自己看的一部电影,《杂菜饭》。这是多年前本土独立导演戴敏菲的作品,里头的剧情杂乱,充斥着种种无厘头却又令人爆笑的情节。

也许就因为这样,在新教育制度的要求下,被反复训练思考与分析的他们,是在是有看没有懂。不断地问着,“为什么这样?为什么那样?” 。我笑着对他们说,“放开那思维!” 当他们不再去分析其中的情节是否合理,才开始懂得了,为了某一幕的情节而爆笑,放下了成天学习所带来的疲惫。

放开那思维!

我想,我是个怪老师,才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。在鼓吹分析与思考的时代,我却来了这么一句。也许,是因为过去禅修的经验,让我深刻的感受到,有些时候,放开思维,回到单纯的感知,是那么难能可贵的体验。

当我在禅修营内的时候,放下了语言,离开了思维,只是单纯的修学,心中充斥着满满的喜悦。禅师在引领着我们时,就常说:“离心意识而修。” 通过这样的体悟,让我感受到,回到单纯的感知,可以让我们更贴近这个世界的真实,放开心中的倦意,从而找到生活的真实諦。

就像有些时候,在还未真正面对某些事,尚未真正去做的时候,因为对于未知的猜想,会让我们的心中生出种种的恐慌。然而,当我们真正去做了,往往却会感受到,原来不过如此。

思维总是带着我们在绕圈子,就像卡夫卡小说里所写的感觉:你希望抵达一个目的地,但你却走在没有出路的迷宫里。但是,一旦你不再在思维上纠缠,这个迷宫就会自然消解,这时你会发现,这个目的地就在你身边,你已抵达那里。

现下的社会,容不得我们远离语言与思维,只是,还是需要学着放开那思维,细细的觉察生活的真实,人才不会给思维带着跑,活得太累。也只有通过觉察,才能够从忙碌的生活中逃开,实实在在的感受生活的美好。事因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时有明法而不议,万物有成理而不说。

注:有兴趣的可以看看这部《杂菜饭》的剪辑片段。